美中新聞Web
 Chinese American News  ── Art Web  
美中新聞藝術網站

美中養生氣功俱樂部 美中新聞生活手冊 美中黃頁 美中生活手冊 Taiwan Macroview TV 美中藝術館-Art Gallery
 
 

 
藝術大師胡一川百週年誕辰紀念
 
hu  hu 

hu



hu 
  【本報記者叔夷特別報導】今年是著名藝術大師胡一川誕辰100週年,廣州美術學院在57年校慶11月19日舉行了其百年誕辰紀念活動。活動內容有「胡一川誕辰100週年研究展」 暨「胡一川日記 (1937-1949) 出版首發式、「胡一川誕辰一百週年學術研討會」、「胡一川藝術討論會」。這次活動由中國廣東省委宣傳部、廣州美術學院聯合主辦、中央美術學院和湖北美術學院協辦,廣州美術學院承辦,籌備領導小組組長陳潮光書記和黎明院長,由副組長趙健副院長負責、科研創作處林處長為籌辦主任,參加活動的有省領導和全國著名藝術家、藝評家及海外的專家,廣州美術學院的師生,美國「胡一川藝術研究會」也應邀出席。
 
    慶賀廣美建校57年 胡一川誕辰百年紀念

  11月19日上午舉行了「胡一川誕辰100週年研究展」 暨「胡一川日記1937-1949」出版首發式,由廣州美術學院院長黎明主持,他為胡一川題詞:「民族之靈魂,時代之精神,藝術之人生」。並宣讀各地來信賀電和嘉賓名單,參加開幕式的嘉賓有廣東省宣傳部顧作義副部長、省文聯主席劉思奮、中國美術家協會代表馬新林主任、中央美術學院殷雙喜教授、湖北藝術學院許勇民院長和周益民主任、湖北省美術家協會常務主席王永、廣東美術館館長羅一平、廣東省宣傳部文藝處副處長劉金華、雕塑研究所長孫偉,以及多位來自全國的評論家,還有廣州美術學院著名塑家潘鶴教授、原廣州美術學院院長郭紹綱教授、原副院長楊之光教授和夫人鷗洋教授、原副院長鄭餐霞、原副院長潘行健教授、原廣美書記楊珍妮教授、著名評論家遲軻教授、于風教授、廣東省美協副主席鄭爽教授、老油畫家袁浩教授、原油畫系主任惲圻蒼教授、老版畫家張運輝教授、水彩畫家陳秀娥教授、原教育系主任胡矩湛授教授、原教務處主任馮建辛教授、原油畫系主任楊堯教授、原國畫系主任陳振國教授、原附中校長黃力生教授及夫人黃奇士教授、原廣東油畫會副會長沈軍教授和一批廣州美術學院的師生,以及遠道而來的美國〔胡一川藝術研究會〕會長孫焱教授、還有胡一川家鄉來的鄉親及胡一川兒女胡大江、胡珊妮、胡丹妮和胡川妮。

    在賀信中,有中國美術家協會、中國美術館、中央美術學院、湖北美術學院、西安美術學院、原魯迅木刻工作團成員、等等。中國美術館館長范迪安博士在賀信中說:「……胡一川先生是為20世紀中國美術和美教育事業做出傑出貢獻的老一輩藝術家。他在新興版畫運動、延安美術、解放區美術的形成與發展中,投身革命洪流,歷經艱苦歲月,堅持文化理想,不懈探索創造,其版畫、油畫、書法作品透溢出濃郁的時代風格和雄強剛健的美學品質,其日記蘊含著珍貴的文獻價值。此次活動將有助于美術界和社會進一步認識他的藝術人生,從而激發中國美術今天的創造。」





   

 

     曾任廣東省委書記的南生題詞:延安聚首嶺海重逢,山高水長先生之風。


  廣州美術學院黨委書記陳潮光在致詞中說:「今天,是廣州美術學院57歲的生日。今年,也是著名美術家、著名美術教育家、廣州美術學院主要創始人胡一川先生誕辰100週年。… …胡一川先生是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1930年,他參與發起中國左翼美術家聯盟,並于同年加入中國共青團,1933年加入中國共產黨,積極投身中國革命美術運動,他經受了白色恐怖的考驗。抗日戰爭開始後,他率先奔赴革命聖地延安,以木刻為武器,開展抗日宣傳活動。他所帶領的魯藝木刻工作團,曾深入敵後三年,經歷了戰火硝煙的洗禮。1942年,他受邀參加延安文藝座談會,是開創中國革命文藝事業的參與者和見證人。


  胡一川先生是一位成績斐然的美術教育家,上個世紀三十年代,他就曾在上海、廈門擔任木刻教員,培養木刻人才;1938年進入延安魯迅藝術學院後,成為專職教員;1949年,他參與了中央美術學院的組建並擔任第一任黨總支書記;1953年,胡一川受文化部委派,到中南地區把中南文藝學院、華南文藝學院、廣西藝專的音樂、美術系科分別組建為中南音樂專科學校、中南美術專科學校,胡一川被任命為中南美專第一任校長。1958年,他又帶領全體師生將學校遷移到廣州,並長期擔任廣州美術學院的主要領導直到1983年。胡一川先生為中國的美術教育事業,鞠躬盡瘁,他是新中國美術教育事業的重要奠基人之一。


  胡一川先生同時又是一位傑出的版畫家、油畫家。早在學生時代,他就曾受過魯迅先生的教誨,踐行版畫直接表現勞動人民的藝術道路。… …胡一川不愧為是新興木刻版畫的一面旗幟。胡一川的油畫作品,風格樸實誠摯、氣勢非凡,充滿陽剛之氣。其樸實的藝術語言和充滿中國氣派的藝術風格,已經受到中國美術界越來越多的關注。其《開鐐》、《挖地道》等作品,已經成為二十世紀中國美術的經典作品。


  … …廣州美術學院經過57年的發展,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呈現出越來越好的發展勢頭,這一切,凝聚了包括胡一川在內的數代廣美人的無數心血,我們只有接過他們手中的旗幟,更加努力地工作和學習,義無反顧地把學校的發展事業推上更高的台階,創造廣美新的輝煌,才能不辜負社會和時代對我們的重託。」
  然後嘉賓為胡一川涎辰一百週年研究展剪彩。

       胡一川日記 藝術家心蹟


  接著舉行「胡一川日記 (1937-1949) 」出版首發式。


  胡一川一生留下一批珍貴的日記共39本,現在出版的厚厚一大部只是1949年以前的日記7本。在這7本的日記裡他以一個藝術家的身份,非常真實、真誠而生動地記錄了他飽經風霜的戰爭年代,在敵後方進行木刻藝術的探索、創作、創新、與發展,套色木刻就是在大眾基礎上開創的,胡一川是中國套色木刻第一人。並且寫了很多有關藝術民族化和大眾化的問題和藝術創作的心得,總結出了許多理論。如自然主義和現實主義的關係,西方審美觀和中國審美觀的關係,還有生活與創作的關係等等。


  胡一川日記還記錄了與戀人黃君珊相隔千山萬水的熱戀、思念的煎熬生活,當八年後在延安重逢、結婚時,王曼碩在漢瓦上刻有「千山萬水終久團圓」以賀新婚。然而胡一川更是以畫家本位去收集為創作的素材,包括戰事生活、前方生活、延安魯藝生活和農村生話,並畫有速寫幾百張。從這些素材裡當時就創作了一大批木刻版畫,如《牛犋變工隊》、《挖壕溝》、《勝利歸來》等等二百多幅,曾在中國重慶、蘇聯和美國展出。1949年後有些素材畫成巨幅油畫,如《開鐐》、《前夜》、《挖地道》,這些版畫和油畫己成為中國20世紀的經典作品。


  在他的日記裡還實實在在地記錄了一個藝術家對生活素材的疾迷和熱烈創作的欲望,他幾乎每天都在日記裡責怪自己沒有完成作品。1938年9月30日他在日記中寫道:「 只有堅強的意志才能完成偉大的作品來。不知道是什麼緣故,我總是想出發到各個角落去體驗各個社會層的生活,有這樣的生活才能創作出充實的作品來。」


  1939年2月20日又寫道:「……《喂耕牛》,明天早上就可以完成。努力吧!
只有頑強的努力,才能完成我的創作計劃啊!」1942年3月5日的日記說:「我希望無論如何在這個月之內把轟炸敵艦和埋地雷的二張套色木刻刻出來,我這半年的計劃是空訂的啊。努力創作罷,這十張作品終歸有一天是可完成的。」
  在延安魯藝時為爭取創作時間,多次向周楊提出不擔任負責組織工作而推薦彥函去擔當。到1953年中央派他到中南去組建中南美專和音專,他流著眼淚對文化部首長說「我長期生活在北方,有北方生活經歷,要留在北方畫畫」。他不想當領導,認為浪費了他的創作時間。他老為沒有完成創作計劃而終身責難自己,文革時他不時鑽空子畫畫,致使軍管領導批評:「胡一川最大的毛病就是想畫畫!」


  胡一川另外32本未出版的日記也是非常精彩,有與徐悲鴻創建中央美術學院詳細的工作日記和組建中南美專和廣州美術學院的事務工作、講稿、報告和文章共73本,這更是一部國家一級的文史資料,很多人期待早日出版。


  
文獻研究展 深思而簡出


  日記首發式後,大家步入「胡一川誕辰100週年研究展」。這是一次很獨特的展覽,由美館長王見教授策劃,是文獻式的展出,主要有油畫、版畫、速寫和書法作品,分三層樓展示,並有各著名藝評家對其作品評述、介紹,及生平的圖片、事蹟和年表的說明,是一個很好的簡明扼要,情深意濃的文獻展。引導參觀者認真欣賞,深入探討,使之更好地對胡一川藝術和其人格的進一步感悟。
  在展覽中有1950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藝術展會」 在蘇聯國立持列嘉科夫藝術館展出時巴伏洛夫的照片和當年10月5日在蘇聯《文學報》發表了巴伏洛夫的文章,其中特別指出「在許多油畫中間,令人不能忘記的一張是胡一川的《開鐐》。構圖中一個主要的身影-憔悴的囚犯,但是他的臉上閃耀著喜幸的微笑。人民解放軍的一個戰士攙扶著他,另一個緊握著拳頭望著他的臉,第三個正鎚擊打開著他的腳鐐。在這張畫中包含著高深象徵的意義。」《開鐐》一畫在展場中最受大家關注,人潮湧湧。這種作品與評論的比較,更使人入勝。


  原中央美術學院副院長羅工柳教授對胡一川的評價,他用九個字來概括其個性形式的油畫風格:簡、粗、重、厚、樸、拙、辣、力、笨。簡,就是單純,他的畫面結構單純大氣,單純中有非常充實的內涵;粗,就是粗獷,持別是用筆十分大膽,十分果斷,沒有猶豫,一氣呵成,非常善于用短而粗的筆觸抒發胸中塊疊;重,就是用筆用色濃重,造型有很強的體積感、重量感;厚,就是造型厚實,就像他自己的相貌身材;樸,就是樸素、渾樸,沒有雕琢,沒有嘩眾取寵,以直率感人,以真動人;拙,就是造型和用筆稚拙天真,沒有絲毫油滑習氣;辣,就是色彩濃烈,用筆有生澀之美,沒有那種奶油腔;力,就是力度,他說「當音樂變為大家吼聲時它能產生出偉大的力量。」他的版畫是大眾的吼聲,他的油畫猶如夯歌;笨,就是他自己說的:「力的東西時常是粗笨的。」這些是多麼確切的概括。


  他的作品如《到前線去》、《牛犋變工隊》、《開鐐》、《挖地道》、《我的故鄉》、《冶春園》、《劍池》、《黃山夕照》、《石佛寺》、《東海岸》、《汕頭風光》等等,羅工柳都評論得切實準確。


  另外還有很多著名畫家,藝評家的評價,如郭紹綱、遲軻、王朝聞、彥涵、古元、蔡若虹、艾中信、聞立鵬、潘行健、塗志偉、孫焱、張勤、王興英等等用不同的角度進行評價。


  1991年秋,中國「美協」和「版協」在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辦《紀念魯迅誕辰一百一十週年,紀念新興版畫創建六十週年座談會》,會上戴著助聽器的李樺衝著廣州美院教授胡一川興奮地說道:「胡一川同志,你今天來了,我很高興,因為新興版畫運動的大旗,是你舉起來的!」。李樺臨終前,他又向執教廣州美院版畫系的女學生鄭爽重申道:「新興版畫運動的創始人不是我,而是胡一川。」


  在戰爭艱苦年代一起過來的領導、同事和朋友對他也有評說,原中國文聯主席周揚在祝賀胡一川同志從事藝術活動五十五週年茶話會上講了熱情洋溢的賀詞,中宣部副部長賀敬之講話中說:「首先向胡一川同志表示祝賀。像胡一川同志這樣一位今人尊敬,今人敬仰的革命藝術家。我認識胡一川同志有四十多年了,我當學生的時侯,他當老師,我想,現在他仍然是老師,我仍然是他的學生。我昨天有幸看到他的畫展,感到很高興,也很興奮、激動。……」


  王朝聞教授對胡一川說:「你我認識于杭州藝專,也是這麼長遠的年代吧!記得我還沒有入學,也就是你在上海被捕頭年,經同學陳的介紹,你替我買了木刻刀,教我木刻,曾把我的作品帶到上海參加春地美展。回西湖,還轉述了魯迅先生對這一習作的觀感。……」。


  展覽中也有胡一川兒子胡大江回記家庭親情片斷,談到胡一川為思念祖母,把祖母的頭髮隨身帶著走南闖北,不管戰爭年代或建設年代,直到現在仍在故居。胡一川的第一位戀人夏朋犧牲在監獄,她的像片一直放在家裡的台桌上作紀念。這都說明胡一川很重感情、純情似海,天生是藝術家的氣質和品性,情真意濃。


  這個研究展把觀者與作品和評論並讀,更容易讀懂他的藝術和理解他的人生。這是一次極好的、獨特的文獻展。


     
研討胡一川藝術 學術高深而遠大


  19日下午在廣州美術學院的演講廳舉行了「胡一川誕辰一百週年學術研討會」,由中央美術學院《美術研究》主編殷雙喜教授和廣州美術學院《學報》主編譚天教授主持。宣讀了中國著名油畫家聞立鵬的論文「20世紀革命現實主義藝沉思錄提要」,論述胡一川的藝術偉績,在論及油畫時說:「《開鐐》的作者胡一川是一位堅毅果斷又熱情洋溢、深沉厚道的老畫家,有著十分坎坷嚴酷的生活經歷。白區早期進步的地下活動,太行山敵後戰火紛飛的生活,戀人犧牲的無窮痛苦,自己身陷囹圄的鍊獄生活,磨礪了畫家的意志,形成了畫家的審美理想,鑄就了畫家的藝術品格。……《開鐐》不只是歷史事件的簡單描述,不是甜蜜溫暖生活的回味,正像在艱苦歲月中畫家曾用繳獲來的吉它伴奏,唱出深沉激越的男低音一樣,《開鐐》是畫家受過創傷的心裡自然流出的悲壯的歌。」 並說其「彌補近代美術文化中崇高壯偉、悲劇精神、英雄主義精神審美情趣的頹糜與缺失。創造豐富了質樸厚重、博大壯美的繪畫語言風格。」


  中央美學院資深老評論家李樹聲的論文「胡一川對中國現代美術的傑出貢獻」 中論及胡一川早期中國版畫,抗戰木刻和建國後的油畫藝術,及其在中國美術教育的豐厚偉績時說:「胡一川同志是最講個人風格的畫家。不僅三十年代,就是在延安,不管是木刻還是油畫,他的粗獷、強勁有力、樸實無華、純真的人生,創造真摯情感的藝術品。他在每個歷史時期都有代表作傳世,格調都是同樣的高尚,為廣大欣賞者稱頌。」


  中央美學院著名評論家陶詠白教授著有「胡一川:革命家、畫家」。還有著名美術評論家鄧平詳的「新野牲」的美學價值-胡一川先生藝術管論;廣州美術學院教授譚天和侯夢媛的「歐化木刻與民間年畫的結合:論胡一川的抗戰木刻」;中國版畫家協會藝委會副主任齊鳳閣著有「胡一川版畫的政治擔當與個性堅守」;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博士生導師鄭工的「對藝術中思想的關注-論魯迅與新美術運動的二、三事;賴榮幸的「革命思潮下的文化選擇-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初的胡一川」 等。都從各個不同研究角度,釋述胡一川在不同方面的藝術成就,這些的論文都已收入「胡一川誕辰一百週年學術研討會」 論文集裡。


  
時代之精神 國際之影響


  在抗日戰爭的非常時期,以胡一川為團長的木刻工作團所創作的藝術木刻作品在40年代就分印三套在不同地區展出,一套在蘇聯展出,一套在美國展出和一套在重慶展出。1950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藝術展覽會」赴蘇聯,胡一川的《開鐐》得到極高的評價和贊譽。1957年胡一川參加蘇聯世界藝術聯歡節擔任藝術評委。80年代胡一川被邀出訪歐洲英國等多個國家。90年代至今胡一川的藝術人生和作品《到前線去》被美國大學作為教科書,編在藝術概論書的「Living with Art 《與藝術共存》裡,此教本除美國廣泛運用外,也運用歐洲和其它許多國家。胡一川的藝術成就己走出國門,影響世界。


  在這次學研討會中,最受歡迎的是來自美國瑪斯金格姆大學的孫焱教授的論文「胡一川藝術意象和美國的胡一川藝研究」,他代表美國《胡一川藝術研究會》作了幻燈圖片介紹胡一川藝術和藝術活動,他最早發現胡一川的藝和簡介在西方的藝術教科書裡,並組織學者、學生研究學習,歷年來舉辦了很多展覽和研討會,並在2002年成立了《胡一川藝術研討會》,歷任會長。他說:「胡一川的藝術被美國藝術教科書介紹並非偶然,而是從中國千百年無數中國藝術家的作品中挑選出來,作為典型的中國藝術家介紹給西方世界。


  「Living with Art 《與藝術共存》是一本藝術概論教科書,美國數千所高校、尤其是文理學院的學生都有必修或選修藝術概論的課程。這本涵蓋所有視覺藝術的教科書從介紹藝術的基本原理、視覺藝術的門類、到藝術的本質和對美與美感的討論;從史前藝術史的代表作品分析到現當代藝術運動巨大變革的論述;從基督教藝術史蹟、伊斯蘭教藝術的代表作品,到東方佛教藝術的概覽,都有廣泛地介紹和討論。胡一川的藝術作品「到前線去」被這本廣泛發行、並被美國多所高等院校選用的教科書Living with Art 專門介紹。這本教材的作者是Mark Getlein,由著名McGraw Hill出版社出版發行,至今已經再版了九次。在版畫章節裡,特別介紹了中國藝術家胡一川和他的代表作品(第八版192頁和193頁):「受到德國表現主義藝術中的力量和真摯表現的影響,世界各地的藝術家運用木刻版畫的形式表現對社會和政治的關切。表現主義版畫在中國受到崇尚,版畫運動也由此開始。《到前線去》是胡一川22歲時的作品,他運用粗獷的刀法刻線和表現主義戲劇性的直接描繪,試圖以藝術團結中國人民抗擊日本侵略者。他運用黑白相間的斜線刻印出來形象,使得前景中吶喊的人物形象表達了真實的苦難和危急的感覺。


        與《到前線去》同時代,美國藝術家洛克威爾 肯特創作的《全世界勞工,聯合起來》同樣有著誇張的構圖和強烈的政治主題。不過胡一川的版畫作品給人的印象是以無限激情快捷地刻出粗獷強烈的形象,而洛克威爾•肯特的作品似乎是非常耐心地用無數細致的白線在黑色的背景上創作出來的。選擇胡一川作為研究中國現代美術史上的代表畫家之一不僅僅是因為我選用的美術教科書,還從其他多種原因考量。首先是胡一川的藝術真正能夠打動人心,每每欣賞胡一川的藝術作品,無論觀賞他的原作,還是翻看他那本厚厚的畫冊,都讓人無法抑制內心的激動,心緒隨著一幅幅畫面,時而走進南方小鎮靜思、時而被裹進抗日戰爭年代而亢奮、時而又跟隨著畫家到祖國的名山大川抒發壯志豪情。胡一川不但以他的版畫作品在美術史上寫下篇章,他還是一位傑出的油畫家。他的很多油畫作品即使在今天看來,仍然有著鮮活的藝術生命力。其次,胡一川在中國二、三十年代的美術運動中是一位勇往直前的驍將,他組織的「魯藝木刻工作團」在抗日戰爭時期開創了中國革命文藝的先鋒作用。再次,在長達六十多年的美術教育生涯中,他參與和見證了中國現代美術事業發展的各個階段和過程。胡一川和徐悲鴻共建中央美術學院、又開創了中南美專和中南音專、再建立中國南方最知名的高等美術學府廣州美術學院。綜上所述,在美國教育和學術界開展研究胡一川藝術,回顧胡一川走過的歷程,可以讓西方人民從欣賞一位傑出的中國藝術家的藝術,客觀地了解和認識近現代中國美術發展的歷程。我們在美國高等院校從事的胡一川藝術研究,就是通過研究胡一川在不同的特定歷史時期的創作,探討他的創作背景,使西方觀眾獲得了解胡一川和他同時代藝術家藝術創作的全貌,並對他注重藝術形式和強烈的藝術個性所形成的美學意蘊,有更多更全面的認知。


        我們把胡一川藝術研究分成兩個類型,一是學術理論研究,把胡一川放在中國現代美術史的大環境裡分析和討論他的版畫和油畫作品,引導研究生和本科生撰寫論文,並且在研討會上討論中國現代美術發展史上的學術課題。二是舉辦美術展覽,分幾個步驟:臨摹、討論、再創作。這些步驟應用到素描、繪畫和藝術討論的教學上。


       純情藝術人生 諶稱藝術偉人


  11月20日上午,廣州美術學院油畫系主任王維加和版畫系主任李全民主持了「胡一川藝術討論會」,發言最為熱烈。原院長郭紹綱老教授發表熱情洋溢的評論,給予胡一川極高的評價和總結,堪稱胡一川「偉人」。他說:「 昨天參加了百年誕辰的學術研討會,這個會越開越精彩,特別是對孫焱教授在美國研究的情況,根據研究室所整理出來的一批畫譜、日記等等,我聽了後非常的感動,後來就跟楊書記說,胡一川可堪稱偉人了。因為他的一生是完滿的,沒有遺憾,當然遺憾那是大家都經受的運動的衝擊。我把他看成一位歸僑青年,回到祖國接受教育,通過美術專業步入了革命的道路,而且可以說一直是不停的向前進步。我想了一下他的足蹟,從華東到西北,從華北到華南,可以說是遍及了大江南北,每到一處都留下了非常值得肯定的東西,是一種推動社會的力量。他一系列的作品如版畫、油畫創作的過程是一條開創性的路途。 … …他的風範永遠值得後人學習。… … 」


接著原書記楊珍妮教授評價胡一川崇高的人品、人格。她說:「……尤其是昨天上午的開幕,看了他的畫展,昨天下午聽了他的學術研討會,到今天又來聽取他藝術的討論會,我心裡沉甸甸的。為什麼呢?因為我覺得我們老校長的重量非常重,在我心裡,我認為他是鎮校之寶。昨天晚上回去後,我翻著他的日記,我覺得裡面有很多經典的、藝術的、人生的哲理。胡一川的精神,的確值得我們現在的廣美人、未來的廣美人去學習、去弘揚、去光大。… …我昨天看到胡校長有一句話「有了偉大的人格,才有偉大的感情;有了偉大的感情,才有可能創造出偉大的作品?。我覺得這句話非常的深沉,我概括他就是有偉大人格、偉大作品的好校長。」


  原副院長版畫家潘行健總結胡一川的版畫在中國歷史上的成就,並稱「胡一川是中國套色木刻版畫第一人」。鄭爽教授說「我插句話,關于胡一川院長的版畫,因為有一次李華先生跟我說,我要糾正一個事情,中國第一張木刻,現代木刻應該是胡一川,以前有人說李樺先生是第一個刻現代木刻的,他說不是,其實胡一川是中國第一個刻現代木刻的人。」


  美國瑪斯金格姆大學孫焱教授說:「不管是教科書也好,還是美術史的著作裡面,選胡一川絕非是偶然,那麼多藝術家,為什麼不選同時代的其他藝術家,偏偏選胡一川。他有他的原因,因為,胡一川藝術作品有一種非常強大的力量,他的藝術作品非常的有力,非常的震撼人心,而不是我們經常講的很漂亮,在美國人寫評論文章裡面,一百多篇沒有一個人寫到胡一川的畫很漂亮,很美麗,不是這樣的,都是說胡一川的藝術非常有力,他自己的藝術表現力,他自己的個性非常強烈。… … 」


   胡一川研究室主任楊堯教授匯報了研究室〔故居〕的保管和整理情況,湖北美術學院美術學系主任周益民教授、評論家楊小彥教授、老教授張彤雲、王博仁、柳禮桂、鷗洋、李正天、惲圻蒼及全國多位評論家都爭著發了言,發言時人人激情滿懷,感觸萬千。還有到會的許多著名畫家教授和學者,如原副院長尹國良、廣東畫院版畫家湯集詳、教授袁浩、馮玉琪、王莉莎、廖惠蘭、涂稚華,以及一批中青年美術教師。


  這次「胡一川藝術討論會」的精彩發言都變成了文字資料,己收集在胡一川研究室裡。


      
藝術遺產 千秋不朽


  在胡一川誕辰一百週年紀念活動期間,專家學者們踴躍地參觀了胡一川研究室〔故居〕,胡一川簡樸的生活感動著每個人,他的家具仍是50年代初的,已是有價值的文物了。


  經甘俊騰教授多年的整理,現存藝術作品:版畫201幅,油畫220幅,速寫456幅和2903幅書法作品。
  文字資料:日記39本,講稿、報告、文章共2冊,筆記共73本和書信、照片一大批。


  這些資料記錄著20世紀中國主要的文藝變革,更是真實地記錄美術和美術事業的開創和發表,是文獻資料,文史資料。他的一些作品珍藏在國家博物館,如《開鐐》和《牛犋變工隊》珍藏于北京「中國博物館」,《前夜》和《砲樓》珍藏于中國美術館,《南海油畫》珍藏廣東美術館,《挖地道》珍藏廣州美學院美術館。其餘作品全部保存在廣州美術學院胡一川研究室〔故居〕。


  故居還保藏一批有國家一級的歷史文物。80年代初胡一川捐贈了一些給中國革命歷史博物館,如延安文藝座談會毛澤東和豐發給胡一川的邀請信〔國家僅存的孤本〕等就是國家一級文物了。現在胡一川故居仍存有一批類似的文物,如1940年胡一川去河北沙河的路條,1941年去山西的護照證件,曾用過的十八集團軍的軍服臂章,1949年參加第一次全國文代會代表證等等。


  還有胡一川珍藏的一批著名畫家的書畫。


  胡一川在世期間沒有出售過一張作品,他的兒女也沒有分他的遺產,兒女們誠心願意將胡一川不可估量的遺產,永遠保留在廣州美術學院胡一川美術館,讓它們發揚光大。


      
胡一川簡歷:


  胡一川(1910-2000年)是我國著名的無產階級革命藝術家和美術活動家,中國新興木刻創始人之一,中國當代傑出的版畫家、油畫家、美術教育家。他1925年從印度尼西亞回國,1926年入廈門集美中學讀書,1929年考入杭州西湖國立藝專,參加改組後的杭州「一八藝社」,1930年夏,參加魯迅先生領導的新興木刻運動,加入中國左翼美術家聯盟。1932年在上海大廈大學附中任木刻教員,後因從事工運被捕,出獄後在廈門美專任教。1937年赴延安任魯藝教員,組織「魯藝木刻工作團」,參加「延安文藝座談會」。1949年新中國成立後,開始油畫創作,與徐悲鴻組建中央美術學院,任黨組書記、教授。1953年南下武昌,籌建中南美術專科學校,任校長。1958年遷校廣州,改建為廣州美術學院,任院長,長期從事美術教育。曾當選中國文聯委員、中國美協常務理事、廣東美協副主席、中國美術家協會顧問、美協廣東分會顧問、廣州美術學院顧問。胡一川擅長油畫、木刻,他以飽滿的激情和鮮明的愛憎,創作了大量富有時代特色和個人風格的版畫以及油畫作品,藝術風格單純、渾厚、粗獷而富于力度,在現代中國美術史上獨樹一幟,代表作品有版畫《到前線去》、《牛犋變工隊》,油畫《開鐐》、《前夜》。出版有《胡一川油畫風景畫選》〔嶺南美術出版社〕、《胡一川畫集》〔人民美術出版社〕、《胡一川油畫〔美國新世界出版社〕》,《胡一川油畫集》、《胡一川版畫、速寫集》、《胡一川藝術研究文集》和《胡一川日記〔 1937 - 1949〕》〔湖南美術出版社〕,等,曾獲中國美術家協會頒發的「新興版畫傑出貢獻獎」、日本藝術交流中心頒發的「版畫貢獻金獎」、韓國奧運會國際美術大展金獎。

 



    


Searching  last 3 month issues ? Click Here!

For questions or comments please e-mail to 美中新聞主編室

-> -> ->現在時間是

@Copyright 2009, 2010 Chinese American News Inc.

 

 


 
Rangehood
San yang pai Range hood Products

Health Products
Art-For Sale.gif (1937 個位元組)
real estate web
Help Wanted

Beauty Pictures
Trophy